太阳集团官网 1

2018年3月16日16时36分,李嘉诚宣布正式退休。

接近90岁高龄之际,超人终于决定卸下身上的重任。

在长和系的业绩发布会上,向来八卦的港媒,也没有错过这位90岁老人的私生活,问了一个李嘉诚一直以来避而不谈的感情问题:

是否会和周凯旋小姐结婚?
所以,到底李嘉诚会不会跟周凯旋结婚呢?让我们从头说起。

商业帝国的天使基金

李嘉诚是家中的长子,父亲李云经病逝后,为了养活母亲和三个弟妹,14岁的李嘉诚便辍学走上社会谋生。

年轻时的李嘉诚

初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发妻庄月明的父亲、那时还是李嘉诚舅父的庄静庵的中南钟表公司,做一名泡茶扫地的小学徒。

李嘉诚来到这里之后,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察言观色,见机行事。

总有媒体用“白手起家”形容李嘉诚,真的是“白手”吗?

官方称,1950年,22岁的李嘉诚靠着自己省吃俭用攒下的7000块积蓄,在筲箕湾创办了长江塑胶厂。

坊间也有另一种传说,舅舅庄静庵,也就是后来的岳父慷慨出资四万三千块,作为李嘉诚的天使基金,才有了后来的商业帝国。

资金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庄静庵给了李嘉诚一个绝佳的奋斗平台,并且李也当机立断的抓住了机会。在这里,他学广东话、学英文、见世面,打开了新世界的一扇大门。

当然,再牛逼的平台也只是起点,致富能靠岳父,做首富只能靠自己。
李嘉诚、庄月明和两个儿子

后来的故事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发家史,建起了第一幢工业大厦、第二幢工业大厦、“长江实业”上市、全世界收购,直到后来剧情突转,1990年新年,李太太突发心脏病,不治身亡。

庄月明

这对商场伉俪、事业伙伴、恩爱夫妻,就这样猝不及防的相隔阴阳。

新人入场,既是红颜,更是知己

发妻死后,李嘉诚更是把全部的心血都投入到事业中,商业帝国越做越大,从香港到大陆,从亚洲到全世界,也许延续他们共同的梦想,才是对庄月明最好的缅怀。

相反,次子李泽楷却对庄月明的死始终耿耿于怀。这其中也有各种各样的猜测,无从考证。可以确定的是,葬礼刚举行完,李泽楷就搬去了酒店,父子几十年不和,也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李嘉诚65岁那年,遇到了小自己32岁的红颜知己周凯旋。两个人相伴至今25年,在事业上相互扶持,默契神会。

港媒曾经在2006年拍到两人首次牵手的画面,那时候他们身处罗马,以为没有人认出他们,才会如此“大胆”。

之后二人的关系便逐渐明朗,1998年底,周凯旋出席李嘉诚接受城市大学颁发荣誉博士学位的典礼,帮他拍照;翌年,周凯旋又陪李嘉诚到剑桥大学领取荣誉法学博士学位,又为其打伞挡雨,体贴入微。

两位发糖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李嘉诚出外谈生意的时候,都会将周凯旋带在身边。周凯旋更是李嘉诚基金会的执行董事,近年经常与李嘉诚同框出席基金会的各项活动。

细数周凯旋的出场,在李嘉诚的人生轨迹中,也透着一丝“商业”的味道:

1993年秋,当时年仅32岁的周凯旋,签下北京长安街附近10万平方米的地皮,用5分钟说服李嘉诚投资,促成了当时震惊海内外总投资额20亿美元的大项目。

1998年年底,周凯旋以李氏家族的亲友身份,出席李嘉诚接受城市大学颁发荣誉博士学位典礼,并亲自为李嘉诚拍照。

2000年,李嘉诚获英国牛津大学颁授博士学位,周凯旋陪同并亲自为他撑伞挡雨。

2001年,李嘉诚带周凯旋返乡出席国际潮州会议,途中李嘉诚鞋带松了,周凯旋蹲下为他绑鞋带的情景让人印象深刻。

2006年,媒体又爆料两人十指紧扣一起出现在罗马大街上,自此,很多人开始把周凯旋称之为李嘉诚的红颜知己。

时至今日,自发妻逝世后,李嘉诚再未另娶。

周凯旋的能力毋庸置疑,外表上看起来温婉知性,在商场上厮杀时,行事风格却是大胆、雷厉风行,完全担得起“铁娘子”、“女强人”的称号。

早在2006年,周凯旋就曾被《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评为“亚洲商界女性十强”之一。
香港媒体总爱在周凯旋的前缀加上”李嘉诚的红颜知己”,但事实是,她绝不仅仅是李嘉诚背后的女人。

1986年,周凯旋第一次做生意,是为她的英国老板洽谈伦敦兵马俑展览项目。她仅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就达成交易,展览大获成功的同时,周凯旋也赚到了第一桶金。

从此,周凯旋开始了开挂般的商业运作之路。

1989年,经董建华的点拨,周凯旋涉足北京房地产。在酝酿了3年之后,周凯旋从计划开发6层楼高的北京长安街儿童电影院构想开始,到最后说服李嘉诚引入资本,成就了一个10万平方米20亿美元投资的东方广场。
东方广场

前后付出了5年的时间,获得的回报是2.5%的顾问费,约4亿港元。

东方广场成就了周凯旋的一生。

之后便和李嘉诚有了更多的交往,多年来,周凯旋不断为李嘉诚的商业蓝图出谋划策,为他的公益事业牵线搭桥,更是在危机时刻挺身而出。

作为陪伴在李嘉诚身边超过30年的唯一女性,周凯旋在问及两人关系时的回答十分理性。

“在男女之间的感情上,最靠得住的感觉是,你是不是我最不可替代的朋友,这个是原则。你有一个这样的关系,你是什么都不怕的,才能令对方长久眷恋。”

周凯旋的两性哲学,是“不把关系做成包袱”,她认为这样的关系才能自然、持久。
“什么叫朋友?可能有一个最简单的答案:站在你旁边,支持你。这个人永远都不会伤害你,永远尝试了解你,给你一个恒定的信心。”

——来自周凯旋的大智慧(601519,股吧)。

不再婚的两种臆测

1

家庭责任感

来自儿子的压力

每个人的现在,都是由他过去所见所闻的一切组成的,少年时期的经历更是会在今后的日子里如影随形。

或许是李嘉诚少时的忍辱负重,才让他对家庭更多了一份强行植入给自己的责任感。

李嘉诚和家人出游

最直接的体现是,他十分重视和家人吃饭,不管工作多忙,一定要每周有一晚,陪孩子们吃饭。

之前有个饭局视频很火,李嘉诚不仅对佣人很有礼貌,言谈之间也时刻都在教孩子做人的道理。

据说李嘉诚曾有意想给周凯旋一个名分,但在听到两个儿子的反对后,便不再提起。

在各种媒体露面中,李嘉诚可以回任何问题,唯独周凯旋的话题是禁区。

2

喜欢是放肆

但爱是克制

《聊斋志异》中有这么一个故事,天上的云萝公主下嫁给凡人安大业,两人洞房之前,云萝公主给了安大业两个选择:

若为棋酒之交,可得三十年聚首;

若作床笫之欢,可六年谐合耳。

大意就是,我们俩如果每日下下棋喝喝酒,可以在一起30年;但如果男欢女爱的话,就只能在一起6年。

安大业只是一届屌丝,他想都没想就说:

先睡六年再说!

后来云萝经常回天上探亲。天上一天世上一年,等得安大业百爪挠心。云萝就对他说:

人生聚散早有定数,就好像过日子花钱一样,节制着花的时间长些,放纵着用的日子就短些。

这样安大业慢慢习惯了,云萝就一次又一次回到天上。某一次她像往常一样上天探亲,腾云驾雾,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我想蒲松龄写这段故事,是想告诉大家,精神上的互通,远比肉体交欢更能抵抗岁月。

自古文人骚客中也不乏红颜知己的存在。

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一生游历天下,而到了八十年代初,漂泊大半生年过花甲的吴冠中回到故乡宜兴写生,当地政府安排记者俞静芬陪同并作向导,两人一见如故。

俞静芬与吴冠中同一属相,从同一鹅山小学走出、有相同白果树下的童年,气质、脾性极为相合,吴冠中亲切地叫她“小静”,吴夫人则称“小静非常像女儿”。

临别,吴冠中完成了他此行最喜爱的一幅油画:《静巷》。“《静巷》,就是你的巷子。”吴冠中对小静说,“《小静巷》,不写‘小’了。”

《静巷》

之后的时间,吴冠中和“小静”通信不断。吴冠中在舟山渔村写生,随信寄了一大一小两枚贝壳,信中称,布满苍老斑纹的是自己,小静则是未经岁月侵蚀的小贝壳。

近三十年,在吴冠中先生心中,“小静”是一个可以与他进行真正对话的人。
吴冠中 致俞静芬信札一通二纸 一通二纸

或许,小静之于吴冠中,周凯旋之于李嘉诚,是红颜知己,更是精神上的知音。他们的感情固然包含男女之爱,但并不浓烈,更多时候,都只是一位老朋友而已。

对他们来说,最理想的关系,就是二人愿作三十年棋酒之交,不越雷池,不搞暧昧,默默陪伴,肝胆相照。
“迷妹”周凯旋为李嘉诚拍照

而至于李嘉诚,会不会在日后给周凯旋一个普世价值观眼中的“交代”,未可知。

对两位主人公来说,就像李嘉诚自己说的,“我没回应。”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融八卦女频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