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8月22日晚间,中共温州市纪委检查委员会、温州市监察委员会官网“清廉温州”公告称,温州银行党委委员、副董事长、行长吴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十年再战上市,一纸公告梦碎?

8月22日晚间,中共温州市纪委检查委员会、温州市监察委员会官网“清廉温州”公告称,温州银行党委委员、副董事长、行长吴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目前,温州银行正在二度备战A股IPO。“吴华事件”是否会对温州银行上市进程造成影响尚无法判定。

30年老银行人

信息显示,吴华生于1968年12月,现年52岁。

1990年8月至1996年3月,其曾任中国人民银行云和县支行会计科科员、副科长。

1996年3月至2009年12月的近14年间,其一直在交通银行任职。

2009年12月,吴华转任温州银行行领导职务,约十年时间里,从党委委员一直到副董事长、行长。

在近30年的职业生涯中,吴华一直任职于银行体系内,且履职地域范围也在温州本地。

事实上,对于该行“内部整顿”事件在业内早有传言,为了更进一步核实情况,《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联系温州银行方面,但该行办公室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年报显示,温州银行成立于1998年12月,前身温州市商业银行由29家城市信用社、6家金融服务社和8家营业处整合而成。通过7次增资扩股和股本结构优化,注册资本由2.9亿元增至29.63亿元。2007年顺利更名并启动跨区域经营,相继在上海、杭州、宁波等9地设立异地分行,温州辖内设有2家分行,现辖属170家营业网点(其中社区支行57家),对温州本土网点实现全覆盖,进一步巩固“立足温州、布局浙江、进军长三角”的跨区域经营发展格局。

上市之路蒙尘

早在2008年,温州银行就已开始筹划登陆A股并在2009年通过了上市辅导期,但由于期间A股市场暂停新股发行,使之上市陷入停滞。

今年2月,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再次披露了温州银行辅导备案公告文件,IPO辅导期为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辅导机构为中金公司。

但随着吴华的被调查也让该行的上市之路再蒙尘。

“重要高层及核心技术人员发生大变动必然对上市进程造成影响。但决定最终能否上市成功,监管层主要是看他的问题会不会牵涉到整个领导班子层面,乃至对银行日常经营构成影响。目前其尚处于调查之中,该行上市之路是否梦碎也暂无法定性。”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

在上述人士看来,最重要还是要看银行本身风控能力及资质,而并非将目光局限在一个问题上。

温州银行资质如何?

从经营业绩来看,该行上半年实现净利润3.6亿元,同比增长了近七成。

不过,放到近三年来看,温州银行的业绩有下滑趋势。年报显示,该行营业收入从2016年的45.95亿元降至2017年的39.71亿元,2018年进一步降至36.18亿元。2016年净利润10.29亿元,2018年降至5.1亿元。

在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该行不良率分别为1.45%、1.44%,2018年上半年突然飙升到1.87%,2018年第三季度末升至1.98%。

多起关联交易

除不良率攀升外,温州银行还存在贷款行业过于集中、关联交易占比过高的问题,这也让业内对其风控能力产生担忧。

截至2018年末,温州银行前十名单一客户贷款中,房地产行业及建筑行业占据7家。

从股东结构来看,前十大股东中房企及建筑企业多达8家。其中,新湖中宝(600208)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8.15%;温州市名城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占比8.1%;新明集团有限公司,持股占比5.77%;大自然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持股占比4.58%。

与此同时,7月2日至7月3日,银保监会温州监管分局在官网密集公布了一批罚单,其中有8张直指温州银行及其支行相关负责人违规情况。因6项违法违规行为,温州银行被处以罚金330万元。

六项违法违规行为包括:其一,对主要股东、关联方授信集中度管理严重不审慎;其二,对关联方融资业务管理不到位;其三,对单一集团客户授信余额管理严重不审慎;其四,为企业收购商业银行股权提供融资支持;其五,虚增存贷款;其六,以“明股实债”形式为房开企业提供用于缴纳土地款的融资支持。

此外,由于温州银行过多的关联交易行为,也被贴上“新湖系”的标签。

该行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该行全部关联方交易金额为70.45亿元,关联度为37.92%;重大关联交易融资金额54.77亿元,其中新湖中宝股份有限公司27.52亿元、温州市名城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1.89亿元、新明集团有限公司12.36亿元、大自然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3亿元。

金融反腐深入

记者注意到,金融反腐走向纵深,地方银行成为被查办的重点之一。

仅在6月,便有4家银行的高管先后被纪委和监委通报和调查。上述出事的高管分别为长沙银行原副行长孟钢,富滇银行原副行长孔彩梅,成都农商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傅作勇,以及江苏紫金农商行副董事长黄维平。

目前,孟钢、傅作勇、黄维平被调查的具体原因还不知晓,孔彩梅被调查的主要原因为滥用职权,以权谋私并把银行当作“私人金库”。

7月2日,吉林省纪委省监委通过官网发布公告称,吉林银行原副行长王安华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据悉,王安华存在的主要问题为: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规借用企业车辆;违反组织纪律,违规为他人安排工作;违反廉洁纪律,搞权色和钱色交易、违规参与营利性活动、接受管理服务对象旅游安排;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等。

据悉,早在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召开期间,中央纪委委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组长李欣然对外表示,要深刻汲取赖小民案件惨痛教训,强化党的意识和纪律观念。

“项俊波、杨家才、赖小民等严重腐败窝案,暴露出系统诸多深层次问题。”李欣然表示,金融圈子小,同学、师生、同事、亲友等裙带关系交织,监管者与被监管对象之间亲而不清、公私不明,容易形成利益团伙;廉政问题存量多、增量不断,不收手、不收敛问题依然突出。

在反腐高压和纵深推进之下,金融领域尤其是一些地方银行暴露出不少违法违纪问题,地方城商行及农商行被调查的银行高管逐渐增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