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自动播放

图片 1
play 钟蓉萨:养老投教任重道远
期待公募基金纳入税优范畴

向前 向后

  新浪财经讯
近期,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养老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养老金专业委员会顾问董克用教授,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副会长钟蓉萨女士,在新浪财经举办的“养老与基金高峰论坛”活动间隙,采用对谈的方式和大家谈了如何深度理解养老与基金的关系。

  董克用认为,基本养老金侧重于两方面,第一基本,第二长寿风险。即随着人均寿命的提高,不论活到多少岁,都可以有基本的生活来源,保障基本生活。但是随着老龄化的来临、替代率的下降,基本养老金已经无法满足退休后有品质的生活。所以,养老第三支柱的建设成为必然。

  商业养老保险和养老目标基金应该怎么选,是困扰普通投资者的难题之一。董克用认为,商业养老保险和养老目标基金各有特点,各自发挥功能。未来,期望银行、证券、保险、基金等行业合力,共同建设养老金第三支柱。

  以下是实录:

  新浪财经:对于普通老百姓,如何在养老保险和养老目标基金做选择?

  董克用:很好的一个问题。就像刚才钟会长提到的一点,我们国家老百姓对“保险”这个词不太熟。按学术语言来讲,我们的保险意识不强,但是对保障追求特别大。大家一说保险,是什么意思呢?这事有保险了没事了,好像感觉是这个概念。其实国外保险的模式,交强险就特别有意思。为什么变成“交强险”,必须买,为什么?因为你开车可能就出风险,可能你撞别人,可能别人撞了你。交强险大家明白了,都去买,那是强制性保险,他去买。
保险就是解决这个问题。你有风险,但是你不知道何时发生、有多大风险。所以,这是保险的一个功能。

  回到养老,养老在发达国家是三个支柱,三个支柱有什么差异呢?第一支柱确实是国家的公共养老金,我给它的名字是“公共养老金”。公共养老金是什么?是政府出面、政府主导。它的方式有点像保险,大家都来保,大家都来投。投的时候保什么风险呢?保长寿风险。因为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走,这是每个人都不知道的。如果大家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走,这个事就简单了。我70岁走,那好,我前面60年存够了钱,活10年,我那时候就走了。没人知道。所以,这个时候最大的风险是长寿风险。国家制定一个强制性的制度,比如现在大家都知道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养老保险”六个字,第一,它是基本的,保你基本生活。第二,是为了养老。第三,是保险模式。保什么险?保你长寿风险。你活100岁,活120岁都不要紧,你好好活着,这个钱都给你。

  而且不但每月都拿,注意,我国的退休金还一直在涨。我们曾经每年10%的增长,后来一看基数太大了,从700块钱涨到了2200块钱,这个压力太大了。700块钱涨10%是70块钱,2200块钱涨10%是200多块钱比在职工资每个月涨得都多。那好,不行了,咱们把涨幅从10%调到了6.5%、6%、5.5%,再到5%。5%也可以,基数大了,全国人民现在3000块钱平均一个月,5%的年涨也不错。不但你活着拿,每年还往上涨,所以这个制度非常好。

  但是这个制度仅靠它是不行的,发达国家已经有先例了。为什么不行?因为这种制度是现收现付模式,是在职的一代人养老人。在职的一代人老龄化了,生的孩子少了,进入劳动队伍的人少了,年轻人少了,最后变成年轻人负担太重,最重的时候发达国家现在已经出现了,30%几的老龄化率,最严重的,那也就是说1.5个人养一个人了。中国呢?因为我们有个计划生育政策,我们人口一下子就下来了,原来是4、5个孩子,现在就1个孩子了。这样的话,我们预测我们的抚养比是世界上最高的,将来我们会达到100个在职的人员会养60个。100个在职人员的年龄段算的是15到64岁,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以后还会15岁就业吗?一定是大学毕业以后嘛。我们的00后、10后,肯定将来都是22就业。如果22岁就业,那就是1:1。就是一个在职的养一个退休的,你靠原来的制度行吗?那种传统的基本养老模式肯定不行。发达国家怎么做的?发达国家加快发展二、三支柱。第二支柱是职业养老金,雇主主导,企业赶快建,雇主贡献、个人贡献,咱们建起来,像咱们国家的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就是这个模式。这个还不够,因为什么?因为有些人没有雇主啊,我自己就业,就开个网店,我就自己做。发达国家早就是这样了,这些人怎么办?要有第三支柱。所以,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建设在发达国家受到高度重视,就像钟会长提到的,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就通过《养老金法案》,它预测到未来这种老龄化的趋势,鼓励大家再做积累型的。

  第一支柱和二、三支柱的区别在于什么?第一支柱确实是个保险,刚才你说的那个话。二、三支柱就是一个资产的积累模式。通过年轻的时候积累,老的时候花费、使用。积累要多长时间?40年。22岁大学毕业,至少要62岁退休,存量40年,取量多少年?至少取量是几十年,要活到90多岁,没有问题。现在北京平均寿命约83岁,全中国平均寿命约76岁,现在的00后一定得活到80岁、90岁。存量40年、取量几十年,这就是一个长期的资金积累的模式。这种模式的情况下,当然金融界就要创新。

  所以,正如钟会长讲的,基金业在美国没有养老金的时候也没多大起色。有了养老金,互相就推动着,资本市场的发展、行业的发展、社会的需求推动了产业的发展。保险业也确实有它的作用,各自发挥各自的功能,各有特点,它是防风险的。大家买个大病保险,干吗呢?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生病,我不知道生多大的病,所以我一定要买这种险。不光是为了我自己,更多的是为了家人。所以,它的性质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国家希望让这些行业都参加进来,银、证、保都参加进来,都来共同建设我们的二三支柱。我们的二支柱保险业在里面了,我们作为受托人。

  相关阅读:

  钟蓉萨:养老投教任重道远
期待公募基金纳入税优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