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吴斯洁 摄

“习近平主席在开幕式讲话中重申了对于进一步促进外商投资的承诺,这让我们备受鼓舞。”3M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迈克·罗曼说。

3M公司全称MinnesotaMiningandManufacturing,创建于1902年,是总部设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世界著名产品多元化跨国企业。

让这家远在美国的公司董事长备受鼓舞的是,11月5日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题为《开放合作命运与共》的主旨演讲。

这两家美企备受鼓舞

谈到营商环境,习近平强调,中国将不断完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放宽外资市场准入,继续缩减负面清单,完善投资促进和保护、信息报告等制度。中国将营造尊重知识价值的环境,完善知识产权保护法律体系,大力强化相关执法,增强知识产权民事和刑事司法保护力度。

3M公司的迈克·罗曼对此非常激动:“我们非常期待看到中国为跨国企业创造更公平的营商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以及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促进更多产品引入中国。作为一家以客户为先的全球创新科技企业,我们希望继续参与到中国更加开放的市场发展之中。”

通用电气全球业务总裁兼CEO段小缨对习近平主席提出的“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历史大势,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劲动力”非常赞同。她说:“我们是一家美国企业,也是一家全球化的企业,我们支持全球贸易自由。我们在全球贸易中必须要通过对话解决一系列的问题,市场到哪里我们就走到哪里。”

中国政府“言必行行必果”

当前,优化营商环境已成为激发市场活力、进一步吸引和提振国际投资的关键因素,也成为各国推动国内经济转型升级的共同追求。面对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探索高水平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措施的路径和前景,以开放合作促进国际投资重新焕发生机具有重要意义。稳定、公平、透明、开放的营商环境,需要不断提高政府对企业的服务意识和质量。

11月5日下午,第二届虹桥国际经济论坛分论坛A——“开放、规制与营商环境:政府角色与跨国公司视角”正式拉开序幕。

相较于首届进博会,本届进博会的一大亮点在于中国营商环境改善更进一步。营商环境的持续优化也充分展现出中国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决心和力度。

世界银行正式发布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显示,中国营商环境总体得分77.9分,排名跃居全球第31位,首次进入全球前40,而上一年则是从第78位跃升至46位,两年时间跃升了47位,这绝非一个简单的名次晋级,而是指标的系统性提升。报告称,由于大力推进改革议程,中国连续两年营商环境改善幅度全球排名前十。这一飞越式的发展是中国营商环境进一步优化的集中体现,必将为世界各国在中国投资、向中国出口提供更好更优的环境,更广阔的市场,也证明,“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足够世界各国徜徉共享。

此外,《外商投资法》将于明年实施,一系列投资便利化及市场开放的措施还在大力推进。葛兰素史克CEO魏艾玛坦言:“新的《外商投资法》是一个非常积极的趋势,确保我们有这样的一些规则和纪律,中国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国家,应该不断地去提升透明度、可信度以及长期的环境,以便外商企业进行长期决策和规划,可预测性将会是中国市场的关键词。幸运的是,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已经这样做了,可谓言必行,行必果。”

段小缨表示,《外商投资法》的实施对于外商企业极具振奋作用,然而如何落实更为重要。“我们有时候会看到一个法律框架在那里,但实施细则依然不够具体,因此有时我们需要客观地落实细则。同时,在违法情况出现的时候,我们看到执法所采取的手段在各个地方也是有所不同的,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熟悉外商投资,更善于和外商接触,但其他地方可能在落实中会存在一些问题。”

段小缨建议,“我们要确保《外商投资法》的实施细则是能够落实的,能够具体执行的,能够在各个地方保持同一落实标准的,同时这项法案的落实离不开人才队伍建设。”

营商环境持续改善

对外经贸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执行院长林桂军坦言,跨国公司在对外投资中确实会遇到一些难题,但林桂军话锋一转,抛出问题:“我们应当思考该取消怎样的障碍有益于中国经济的发展。”

林桂军补充道:“当前有两类壁垒,一类壁垒是歧视性的,比如说国民待遇。另一类壁垒是非歧视性的,例如中国人和外国人,国企与私企之间的分配。”

林桂军认为摆在眼前的一个问题是“优先取消歧视性的壁垒还是非歧视性的壁垒?能否同时取消,还是先确定一个战略,取消那些会提升成本的壁垒”。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并不认同“中国投资环境恶化”的观点,金立群直言:“为什么过去十几年跨国公司的体验感没有更好?因为在改革开放初期,跨国公司享受超国民待遇,现在他们享受和本土企业一样的国民待遇,这会导致他们觉得不太舒服。与此同时,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已经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外商企业在和他们的竞争中优势正在减弱。”

在金立群看来,“这是人的本性,因此营商环境恶化有一部分是主观原因,并不完全是客观的原因。”

除了信赖度、透明度、预见度等营商环境软实力,金立群认为基础设施、物流体系等硬实力更为重要。“当前,因为中美之间有些贸易的争端,有些外国企业想要搬离中国,以此降低劳动成本且避免受到美国‘严格’对待,但根据我的经验,这些公司移出中国不久便会发现别人家的草地并非那么绿,因为缺乏基础设施、物流体系和高技能的劳动力,它们的跨国投资发展得并不顺利”。

营商环境的改善在金立群看来并非一蹴而就,他将其形容为“一个两难的境地”,任何国家与政府都面临这样的难题:经济发展的长期益处和短期需求横亘在政府面前,政府希望有一个好的投资环境,但劳工等问题也是他们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作为一家在全球运营的中国公司,中国远洋海运总经理付刚峰对于金立群提及的超国民待遇感同身受。付刚峰表示,过去中国的政策中,外商是超国民待遇,现在一视同仁,大家都是国民待遇,更加公平,营商环境应该是更好。

付刚峰强调,“一带一路”倡议对中国企业去海外投资给了很大的支持。然而,虽然欧洲、美国的营商环境指数肯定比中国高得多,但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实际上面对的挑战要远超外商来中国发展。